您的位置: 首页> 在日生活> 日本人为什么那么爱穿制服?

日本人为什么那么爱穿制服?

阅读908

05-18 10:25

所谓规范,说简单点就是规则和标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规范也就没有秩序,这是人人皆知的套话。而行为规范可以说是个人或群体在参与社会活动中所需遵循的规则、准则的总称,是社会认可和人们普遍接受的具有一般约束力的行为标准。


如果把这些套用在日本人的身上,可以说他们是把行为规范诠释到极致的典范了。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日本人除去较严格的遵守了世俗共通的行为准则之外,他们还以对制服的情有独钟,以及从制服中感受到并提炼出来的强大的约束力,使得他们的语言、肢体行为成长为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种制服行为准则。



《菊与刀》的作者本尼迪克特在关于日本人的着装礼节上曾有过这样的描述:


日本人认为,主人迎接客人必须要以一定的礼节并换上新衣。因此,在客人访问农家时,如果农民还穿着劳动服,那就必须要稍等片刻,因为在没有换上适当衣服并安排好适当礼节以前,那个农民将毫无迎见之表示。主人甚至会若无其事地在客人所等待的同一房间更衣打扮,直到打扮齐整。在此前简直就像客人不在这个现场一般。


当然,这说的是过去的日本人那严格的待客之道。


以个人所见,现在的日本人在遇到客人突然到访时,虽不至于从容整装迎客,但出于礼貌,也要拽拽衣襟儿、捋捋头发后,哪怕仅是着袜,也要连呼“易拉虾夷”(欢迎)开门迎客的。至于让不让客人登堂入室,那就另当别论了。


而“倒履相迎”什么的,在日本人那儿是绝对不可能有的。不过由此也可窥知,日本人在整装和礼貌之间几乎是画上了等号的。


记得在介绍日本人礼仪的书籍中也看到过这样的描述:


那是发生于我在英国大学教课时的事。我们三个人邀请铃木先生出外共进晚餐,约好8点钟在公共酒吧同他会面。了解到他比较注意礼节,我们都穿上了西服。可当走进酒吧时,我们远远地看见他穿着衬衫和便裤,这让我们一下子感到很兴奋,趁他未看到我们之前匆忙返回寝室换上便装。而当我们回到酒吧时,却发现铃木先生已穿上漂亮的蓝色西服站在那里等着我们呢,原来他早已看到我们了。还真是都够累的。


本尼迪克特老太也好,上述三位邀请铃木先生吃饭的事例也罢,都涉及到了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日本人对自己的着装与礼仪规范的重视


其实在日本服装制服化的今天,这种例子更是比比皆是:


比如公司职员一般上班时都穿西服套装,他们从套上西装走出家门的那一刻起,就俨然变身为一位制服组的“傻拉力忙”(白领),无论从言谈、举止都是一副彬彬有礼道貌岸然的绅士模样。


但我们知道,下班以后或休息日的他们与工作日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差”(天地之差)判若两人的。酗酒、衣冠不整、放浪形骸也都时而得见;工厂职工亦是如此,从换上工作服踏入工作岗位,那种敬业、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形象无论从衣着还是表情上就都表现的如小葱拌豆腐般。


这与工作之余的他们那种粗豪、随便的样子同样不可同日而语。


此外,号称白衣天使的医生、护士们,只要被白大褂或淡粉、淡蓝的护士服裹在身上,立时平时的谈笑声、随意的举止就都一扫而光,立马“四川变脸”为和蔼、亲切、动作轻柔举止小心可给病患者带来安慰、安抚的“最可爱的人”。


我们知道,日本重视人权,学校亦如是。


平时学校教师在教育学生方面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学校也基本不会有诸如体罚或涉及精神方面的惩戒等存在,因此,实际上日本学生是很自由的,但即使如此,当学生穿上水手校服走进校园后,学生意识马上回归,表面上的循规蹈矩唯唯诺诺还是必不可少的行为举止。


至于为什么说是表面上的,这是因为在日本的包括小学、中学、高中在内的所有学校几乎都存在着超出我们想像的“伊击霾”(欺辱)现象,而且,这种现象还不是校园独有,而是整个日本社会的普遍现象。



如举涉及到制服与行为规范的例子,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不胜枚举,在此就不赘述了。


那么,为什么在日本,或者说是日本人之间会形成这样一种行为规范呢?


依个人愚见,之所以会形成这样一种整体社会共同遵循的行为规范,其实和制服与日本人的群体意识、归属感等是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的,正因为穿上了制服才会使人产生组织意识和团队意识,有了这些意识和由此产生的归属感,自然就会让人产生出自觉维护群体、组织形象的意识,而欲做到这一点,个人的符合自己身份的行为规范就是不可或缺的必备素质了。


当然,在这方面,军队才是做到最好的典范,笔者甚至觉得日本自明治时代就开始在工厂、企业推行的统一服装也是有着受当时军队实施西方军服制的影响。至于在大正时代,学校开始推广水手校服,几乎就可以说是由军服衍生出来的。


制服给会社、学校、以及各种社会组织带来的这些好处,当然逃不过各种企业、团体的法眼,于是,日本制服业就在这种氛围下得到了大力、持久的发展,久而久之,由制服衍生出来的各种行为准则,以及融合了礼仪在内的个人的举止规范就逐渐完善起来,直至形成今天这种让世人侧目的日本独有的制服行为规范。


制服不但让日本人的行为更具规范性,其实,它还有着另外一种“非语言交际”的效果存在。所谓的非语言交际是指除了语言之外的所有交际手段,包括肢体语言,服饰等,如举止、制服、发型、妆容等等。


尤其是对日本人来说,因日语本身的暧昧性和其语法、词义的多样性,以及由日式礼仪、行为规则等因素相互作用,从而形成的日本人的含蓄性,使得即使日本人自己在语言交流方面都要时时注意对方的眼神儿、肢体动作等才能真正把握对方的言语所传达出的真意。甚至在微笑、交换名片、彼此的空间位置和见面时穿的服饰等方面也都能透出日本人的心思来。


换言之,就是说在日本,人与人的交流中非语言因素似乎有时候更能真实传递说话人的意愿。


因此,个人认为,我们在与日本人相处和研究日本文化时,理解日本人的非语言交际功能就显得十分重要,而制服就是这种非语言交际的主要表现工具之一。



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看服装,我们大致可把服装归纳为以下几种功能:


首先是服装能表现出不同的审美意识;


其次,服装以及服饰上的装饰品象征着社会身份和地位(尤其是在古代日本,从服饰上就可以一目了然对方的身份);


第三,服装还代表着所属的组织、集团,这是日本社会制服化所带来的结果;


最后,服装还是日本人表现礼貌的标志。


这正如什么马配什么鞍,服装,不仅在地域、阶层、职业、性别、年龄等的不同上会显示出它的差异性,而且,在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也是决定服装选择的要素之一。


所以,日本人在家、见客或去工作时,对着装都是非常在意而且规矩繁多的。


由以上这几种服装的文化功能来看,服装,在人与人的交流中,尤其是在非语言交际方面,所起的作用也是不言而喻的。


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服装同语言一样,或者有时还会超出语言功能,传递给人更多的信息。


以制服为例,如果某一集团或组织的全体成员身着同样的服装,那么这个组织要强调的就是所有成员都是作为集团的一份子而存在的。


同时,作为集团标志的制服,它还体现出了抹杀个性的功能,穿上它,每个成员就都得时时刻刻意识到自己是集体当中的一员,要有集体意识,要有组织归属感,言谈举止更要符合集体利益等等。


当然,在这个群体里制服同样能体现出安全感、信赖感和安心感。可见,只是穿上制服,不用语言,它就能表现出如此多的功能,这也说明了制服的非语言交际功能之重要。



一般情况下,日本人认为过分暴露自己的身体不太好,而且不漂亮。这正如日本女性穿和服时一样,要尽量遮盖住身体。日本人自己说,这是他们独特的审美观。


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日本人认为女性露出脖子后面的部分很美,很性感,所以,女性穿和服时会把脖颈涂白并极力与和服后领分开以露出后面雪白的颈项,这同样是日本人独特的审美观。


和服作为始于古代的日本人的国民服一直传承至今。在今天,日本人,尤其是日本女性在诸如结婚、祭祀、毕业式等场合大都会选择着用和服,所以,从传统文化意义上来看,和服也可视作是日本人的传统制服了。


旅日华侨们大都应该参加或目睹过日本人的婚礼,在婚礼上自然也见识过了无数或黑、或白、或绿、或红;或淡雅、或绚丽的千姿百态的和服,同样,也见识了和服穿在身,心依然更是日本心的和服装日本人的各种非语言交际功能,如男性更加的庄重文雅、彬彬君子形象;女性更加的娇柔袅婷、温文尔雅之态。


那种与和服装共生的待人接物之特殊礼仪规范,让我们看着看着,不觉就会幻化出汉唐时代的服饰和礼仪镜像来……


而今,这些我们曾经也拥有过的由服饰带来的非语言交际规范,却是在日本才能找到那么一丝中华文明的影子,还真就是令人不胜唏嘘……


和服虽然如此多娇,不过,却也产生出了一些问题:比如和服在其具有制服的非语言交际的行为规范功能的同时,它还被迫具有了引起一些人欲打破这种制服束缚的欲望之功能,让一些人对此类服饰产生了诱惑。


以他们对和服的异常热望,甚至有一种让他们欲透过和服女性那张开的后领一探幽胜之冲动感生出……这也可说是和服的诱惑力之一了。当然,这同样也是和服的非语言交际功能的一种具现。



制服发展到今天,尤其是女性制服发展到今天,像空姐服、护士服、女警服、女仆服等等,几乎成为了女性制服的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也形成了女性制服的各种优雅的非语言交际规范。


不过,这对于穿制服的人本身来说,除去上面所述的制服之优点外,其实制服还是有一些隐性缺点的,比如制服对本能欲望的压制;风景这边独好,穿上制服还容易引来对女性制服拥有不正常思维之人的觊觎等等。


不过,也正是制服的这些非语言交际功能所展现出来的特性,最后却形成了日本女性制服独有的各种魅力来。


综上,我们就可以感受出制服似乎是属于“超我”的,它意味着“社会规范”,但同时,制服在日常生活中也压抑着人的本能欲望。


不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而且压迫越大、超我与本我的冲突也就越大,反抗也就越强烈。


日本国民普遍有抑郁症,造成这种现象,这固然与日本的道德文化对言谈举止的影响等有关,而制服中含有的负能量对人的个性的压制,同样在形成日本人精神压抑的诸多因素中占有着一席之地,这应是制服行为规范的副作用了吧,也可以说是制服的非语言交际功能的另类具现了。


微信咨询

扫微信 咨询

电话

400-1122-885